作别

作别
本想把这篇文章留到自己生日那天更新的,但因为一些原因,还是作个更新吧,也许这将成为自己写的最后一篇博客文章了。 所以,由衷佩服博客开通那么久的朋友们,而我才开通半年而已,我就有坚持不下去的想法了。 从昨晚到现在,心情真的不好,而至于悲伤的原因,不能拿来分享,更不能与人分担。如果让……

杂乱

杂乱
昨日终于完成了主题班会的观摩课,说实在话,我早就对这些所谓的开课没了兴趣,要不是“考核”之类的话语,我真的是不予理睬这样的任务。 课后,我听到了太多赞扬的话语。但无论别人说的再好,我似乎只相信自己的直觉。就我而言,如果非要让我对这节课做出一个评价的话,只能八十分,还达不到九十分的……

真心

真心
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这是前几天一位博客朋友说的。而我总是很单纯地去相信周围的每一个人,非得自己被伤得千疮百孔时才领悟到:不能用真心去换取真心,因为没有真心可言。尤其对待身边的同性朋友。 这样的教训不是没有。工作第一年就已经遭遇,所以我秉着“少说话多做事”的态度对待我的工作,用时间……

Tired

Tired
一大早收到燕的短信:“我在你学校改卷”。 我:“哦,我中午来上班,再来找你吧。” 这是有多久没有联系了呢?大概一年吧。 燕是我生命中最值得感谢却也让我有些距离感的姐姐。上大学的每一年,我都会住在她家一阵,尤其毕业的那年我在她家住了整整两个月。也在那年,我真正地体会到天一中学的班主任是……

工作10年

工作10年
感谢路过我博客的每个人,我不在乎自己的博客得到多少人的关注,如果真的把此地址公布出去,那每天的点击率肯定会增加不少,当然也必定会招来很多的非议。但这似乎又违背了我的初衷,因为我只是把这里当作安放心情的最好地方。 如果有一天,我说假设如果,我不再更新我的文章了,那也 真的代表自己过……

那一片花海

那一片花海
前几天见朋友圈好多人都去看了这片格桑花田,终于忍不住偷偷溜了去。关键是就在工作的学校附近。 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格桑花,激动地跑进了花田.  这么美的花,终于让我情不自禁地拍下许多照片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静静地观察它们的妩媚、傲娇。我在这花田悠悠地走着,心也是悠悠地,连时……

痛经及依赖感

痛经及依赖感
这两天真是饱受折磨,大概因为上个月吃药的缘故,终于疼痛感不失时机地光顾了自己。还要故作坚强地去微笑面对身边的每个人,累了累了。 痛的受不了的时候就哭会,果然,疼痛感能减轻很多。这个方法绝对是有效的。而此刻发现自己真的是脸色极差,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,更不想站起来,只想钻进被窝睡……

午夜时分

午夜时分
凌晨2点10分,醒了之后再也无法入睡。只因睡觉之前对孩子发了一通脾气。今后再也不敢。 夜色正浓,窗外的虫子潜伏在某个看不到的角落,唱着听不懂的歌,房间里依然透着星星点点的冷光。原来这个世界,从来不缺孤单的人。 想起久远的人和事,思维的跳跃性和延展性总是让自己有些害怕。时常问自己,到……

喃喃一些

喃喃一些
人与人的相遇常常有些不逢时,一些来不及,就不该强求。强求的结果,只会带来伤害。 如果我们的情感也可以如同水龙头一般,说放就放,说收就收。。。。。 如果,只是如果。 连着的雨天和冷意,阳光便成了一种奢侈。闺蜜发消息来说:“妞,最近天冷,好久未见你的朋友圈更新,发张照片来看看呢”。好吧……

我在新西兰等你

我在新西兰等你
两天前与欣姐姐联系,对话如下: 我:亲爱的,最近好吗? 欣:我回新西兰了。 我:不会吧?这么快?我准备约你出来玩的呢。 欣:那里有人惦记我好感动。 我:咋不和我说一声呢?下次见面可就难了 欣:人生不易,这几年日子太苦了,我想过的开心点。我在新西兰等你来看我。 我:好的,一家都过去了吗……